主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我在春天等你(林笛儿的南山有菱角)

2024-06-26 13:06:10 来源:白水文学 点击:5
请连续吧。轻踏秋色,横笛一曲,看陌上花开。题记敲下这个标题的时间,指尖的光影如精灵般跳跃着,耳畔的音乐确是不紧不慢,轻叩心扉。弦乐幽婉,琴音铿锵,相互的融会,仿若娇柔男子与飘逸男儿间弗成言说的感情。仙乐飘飘,情义绵绵,忽而对影成双,化蝶    请连续吧。轻踏秋色,横笛一曲,看陌上花开。    ——题记    敲下这个标题的时间,指尖的光影如精灵般跳跃着,耳畔的音乐确是不紧不慢,轻叩心扉。弦乐幽婉,琴音铿锵,相互的融会,仿若娇柔男子与飘逸男儿间弗成言说的感情。    仙乐飘飘,情义绵绵,忽而对影成双,化蝶翩然;忽而落花成冢,繁荣谢幕;忽而俩俩相忘,你侬我侬;忽而暴风浩浩,人如飞絮。    是音乐的诱引吗?空阔也凉薄的镜像里,一曲《杨柳》舒缓轻漾,一些苦衷顺序缤纷,一些绝不搭界的情节,硬生生地被牵扯到一路,丝丝缕缕、盘根错节。钢琴在流淌,大提琴在抒展,只是那舞动的身影,忽远又忽近,轻浅也依稀。只是那幽悠的旋律,飘来又荡去,挑逗着我的思路。    花开清香,花落情殇。一枚叫做“沉净”的字眼绵亘心上。    又是一年春离开。    某时,窗外有鸟儿啾啾,似是远道而来,叽叽喳喳,好不繁华。起身,隔着玻璃远远地望去,几只叫不出名儿的鸟雀,前呼后拥,交头接耳,那地势好像要将全部春季抬来。    此情此境,怎不让我酣然?    想起那一次的邂逅,谁人桃红柳绿的时刻,你一袭青衫,横笛吹箫在闹热的花海里;我衣袂翩翩,单独溜达在幽僻的林荫。是袅袅的浊音亦或是淡淡的清芬,踏歌而行的途中,无约而至的盛宴,就此拉开了帷幕。    清风与欢歌铺就的小径上,你的儒雅我的细微,衬着出绚丽的景致……就像这一刻我面前的绿意,花枝以及可恶的小生灵。    日子真实急忙。这不,身上的棉衣还没来得及换下,春,就忙不迭地涌来。抬眼望去,哪儿哪儿都是引人的新绿。就连我的阳台上也是绿染满眼,春意融融。那盆茉莉花,一改以前的描述蕉萃,在清白的阳光下奋起着身姿,舒展出可心的韵味。茉莉,莫离,如许难听的名字呀,忍不住就想到了你、另有那花开春暖的邂逅……    纸上的春季,宁静也温润,就像三月的花朵,风一吹的就开了,自然界的春季辉煌也俊丽,不消约请它就来了,在路人的眼前花枝摇荡,娉婷妖娆。而你呢?是否正在一起平稳着接近再接近?    我在春季等你。    面临爱好的景致,始终无私也稚嫩的想让它不染纤尘的保留着,在我眼光所及

外伤性癫会自动好吗

哪家医院能治好颠痫病

哪里治癫痫病最好

癫疯病不能吃什么菜

哪里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