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胡羊港新传奇(上)

2021-12-14 13:35:18 来源:白水文学 点击:26

作者简介: 杨国强  男 浙江省嘉兴市王江泾人,吴江盛泽从事纺织行业的工作,业余喜欢写点什么,虽然不太讲究章法,却也乐在其中。

 

春嫂寻梦诉苦衷,婆婆显身道天机

 月色暗淡,周围景象看去就有点影影绰绰,稍有风吹草动,不知来路的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听着就不免叫人心底生寒,胆小之人最忌赶这样的夜路。

 

但此刻的春嫂似乎被什么吸引,夜色下一路紧赶,时而又停下脚步探视一番,而这时“娘……娘……"一个稚嫩的声音似乎总是隔空传了过来。春嫂困惑的是,自己尽管已年过三十,膝下却并无一儿半女,可这声音在她听起来,却总感觉是冲着自己来的,令她身不由己的寻声追去。

 

但每当她感觉要失去音踪茫然无措的时候,这声音便又幽幽的从远处传来,最后终于在她穿过一片杂草丛生的丛林时,才隐隐的看见远处一个不大的孩子,在幽暗的月色下进了一道显十分破败的院门。

 

于是春嫂便赶紧追了上去,偏在这个时候,春嫂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拌住,不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刚要爬起,却感觉自己脚下有什么硬梆梆的物件,就顺手拔开脚下堆积的杂草树叶,借着淡淡的月光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块被自己踩碎成几块的匾额,上面隐约有"东禅寺"三个字,再抬头看时,一道院门赫然立于眼前,春嫂不免暗自一惊,自己怎么跑这地来了?

 

传说因为东禅寺中有狐妖作怪,致使逐渐破落成如今这般的荒林野地。好在孩子已经就在眼前,春嫂一时也顾不得多想,起身便要跟着进去,不过为了壮胆,春嫂还是顺手从散架了的匾额上抽了块板子,单手提着进了院子。

 

里面是一个颇大的院落,四周有不少废弃了的屋舍,黑暗中虽然不能细察,但放眼看去,其破败之状不仅仍令人感慨不已,一个人独处这样的地方,真是少有人不会疑神疑鬼的心生恐惧。而院中挺立的一棵巨大的足有数人合抱的古银杏树,那斑驳的树影,无疑更添多了一份神秘的色彩,在冷寂的夜里,像一个守家护院的巨人忠诚而又孤独的守卫着这里的一切。

 

而一个弱小的身影此时正站在树下,正当春嫂欲上前去看个究竟时,从树上突然又窜出来一个身影,挟了孩子就向远处奔去。这突发的一幕,一时令春嫂震惊不已,但在看到孩子的时候,春嫂似乎打心里认定了这就是她自己的孩子一般,便也毫不犹豫的紧追了上去,这一前一后的追赶,直到一浩瀚的水面挡住了去处, 那挟了孩子的身影才止住脚步。

 

夜色中虽然看不清对方颜面,从袭一身白衣素裹的装束来看,显然是个姑娘。令春嫂心底生寒的是,那姑娘的眼睛在暗夜里居然泛着莹莹的绿光,有种冷冷的感觉叫人不寒而栗。但是春嫂还是举着手中的板子鼓足勇气责问道:“你是谁?快放了那孩子!”   

 

  对方似乎并不为春嫂的举动所触动,只是盯着春嫂看了会,而后突然发出的一声长啸,听着却令春嫂顿时惊醒,眼前的姑娘恐怕就是东禅寺传说中的那狐妖了,因为那声音听起来分明是孤狸的啸叫,而这叫声在春嫂听来莫过于是一种恐吓和宣战了。

 

不过这种突然狭路相逢的感觉,似乎反而激起了春嫂的斗志,顾不上本能的恐惧,反倒是像个悍妇般的冲了上去,举起板子就使劲砸了过去。令春嫂怎么也想不到是,对方在她出手的时候,居然将孩子往她面前一推,这一板子似乎就打在了孩子身上,而且或许是用力过猛,手中板子居然还折成几截了。

 

更令春嫂吃惊的是,这一板子下去,又似拍在烟尘上了般,眼前的孩子和那狐妖忽的都散失不见了。以为落水的春嫂于是急上前察看,却只见水面一棵含苞待放的白莲顺水漂过,其他的却尽皆不知所踪。想起自己刚才救人不成,反失手打了孩子的这一板子,令春嫂一时间心痛的不由失声哭了起来。

 

 “春嫂,为何在此哭泣?"正哭得心伤的春嫂忽然耳根听得有人叫她,回头一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老婆婆,看着面生,一身朴素的素衣素衫,但慈眉善目的神态却叫人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因为孩子,一个叫狐狸精抓走的孩子找不见了。”春嫂抽泣着诉道。

    "是被你一棒子都打没了?"婆婆说话的声音极柔的问道。

 

    "嗯嗯,你又咋知道的?"春嫂不由停止了哭泣看着眼前的婆婆不解的问道。老婆婆指了指春嫂手中的一截板子微笑道:"你还没放下,我岂能不知?"这时春嫂才发现自己手上还一直握着余下的一截的板子,这才撒手,可一想起不见了的孩子便又难过了起来。

 

  “春嫂,你为何又要难过了?”婆婆依然平静的问道。

  “我咋能不难过,本想救孩子来着,可我却打得他影踪全无了,岂不叫人心疼!”春嫂难过的叹道。

 

 “春嫂,莫要难过,我倒是认为这一板子打的好。”

   春嫂听婆婆这话,感觉有些逆耳,便有些不快的问婆婆道:“咋会打的好呢?"

 

“因为你这是送人往生的一板子,也是你要做娘的第一板啊。”婆婆的这番话听的春嫂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就有些不解的问:“婆婆,你这话是何意?”

 

   "你刚才遇见的只是那孩子的元神,没有你这一板子的助力,他一时就入不了莲花转世为人了。”婆婆的回答虽然令春嫂听着越来越玄的感觉,但想起刚才确实有见着水中白莲的事来,觉着又有些似非而又是,于是又满是疑惑的问道:“婆婆,可那狐狸精又去哪儿了?难道也借我这一板子转世投胎去了?”

 

“那倒没有,这白莲虽是王母瑶池中之物,有其神奇之处,但一次也只能承载一人的元神,那狐狸怕是自有其自己的去处吧。只不过那孩子也需借你身,腹孕十月,才可转世为人。”婆婆说道。

 

 春嫂一听那孩子可以借身自己投胎入世,刚才的悲伤也消去了不少,孓想到自己做娘的心愿有望可了,便有些着急的问道:"那我又如何使?”

 

“这白莲花只在月半十五的月圆日才会开启,到时你只要取了这莲花上的甘露一饮,也就可以了了你做娘的心愿了。"婆婆回道。

 

  只是这眼前的天花荡浩浩荡荡,要想寻找到刚才顺水漂走的白莲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春嫂听了这话便又面露了几分难色,而眼前的婆婆似乎対于春嫂的心事全然了然于心。

 

只听婆婆又说道:“春嫂不必担心,只要等到月圆那日,只管取了刚才你手中的那截板子,去到这天花荡边应天庙前的河埠头守候,有船家过来,见着东禅寺的物件,自是会带你去的。”话说到这里,那婆婆顿了顿,似有思索,而后才又说道:“春嫂,你这物件可要收好,这是东禅寺佛门的东西,你今日能助人往生,也是赖于来自它的法力,将来也不仅可以保你母子平安,或许还会有其他的用处。”

 

 听完婆婆所言,春嫂急忙又捡起了刚才撒手抡掉了的一截板子,再抬头时,却勿然不见了婆婆的踪影,春嫂急寻,未料脚下突的踩空身不由己的坠入河中。(未完待续)

 


西安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呢
治癫痫的好医院与什么有关
北京市在线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