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再读诗人刘健鹰《要是您老还活着》

2021-08-27 21:35:06 来源:白水文学 点击:32

 

文/莫知2013年11月25日午沈阳和平龙汉大厦

近两个月读的诗比散文多,有时候偷空去博客读那些还活在人群里的诗人,有时候买那些已经仙去的我喜爱的诗人的诗集。我忘了是怎么“认识”诗人刘健鹰的,怎么开始读他的诗歌,好像是在星星诗刊里无意间听人提起他,我百度到诗人的新浪博客,一口气读了很多他的诗歌。起初最让我感动的是诗人的《虚掩的门》,诗人写:

整整的这么一个下午

时间就是那扇虚掩的门

出来进去的光阴

和我一样无所适从

我被这几句话折服了,模仿着他这个诗体写了一首小诗来高兴自己。

还有那首《远方》诗人说:

很近的路因未能举步

而变得越发的遥远

就是这两首诗其中的几句,让我对这个生活在离我很近的诗人产生了浓厚的阅读兴趣。我有空就去他的博客,看他写的诗,有时候中午吃着盒饭,眼睛盯着几行诗不肯移动。因为我始终觉得文字是有灵性的,他不会辜负我热切的渴望。我只有在这些能够激起我阅读兴趣的文字里,我才感到生命的存在与血液的沸腾。前些日子,我读过诗人的《要是你还活着》,脑子里生了很多思想,我还因此犯了热烈的相思,我想起了家乡的很多人,很多事情,想着自己他在这异乡的黑土地上,不能燃烧自己,好一阵惆怅。那日我没有写下任何的片语之言,我也怕这些苦痛的字眼在我无意间翻到的时候灼伤我自己……

今日中午,我还是在办公室里吃着楼下买来的盒饭,再度打开诗人刘健鹰的博客,他最近又有新作,我逐字读完,才又翻出那首我已经看过几遍的《要是您老还活着》,我实在无法抑制内心的某些情绪,遂写下这些琐碎的言语来。

《要是您老还活着》,全诗都是很直白、平肃的文字,无论是在诗的韵律,还是意境上我个人觉得都不如诗人其他很多的诗作,而我单单是对此念念不忘了。诗人说要是您老还活着,就是再忙,我也要请假回家,打记事起,这个日子,您就没有好好过过呢。这些灵动的字眼似乎已经不再只是诗人自己心中的意念,他好像直接从好多人耳朵秘密深处的地方飘来,然后渗出一些叮当作响的思念的自来水,流到我的心底,叫我无法平静。

当年妈总想着鸡窝里的蛋

温着呢她就弓着腰细细的摸

小心翼翼的拾起灶上的水开着

我和弟在炕上睡着您从村外的林子

已搂了满满一麻袋的落叶

好熟悉的事情,灶上的水,搂落叶,鸡窝里的蛋……

我无法不去想起那些年少的岁月,我还在农村的那些日子,我也是很淘气的刚刚看到母鸡从鸡窝里出来,就去捡蛋,有时候听到母鸡叫,但是不知道下蛋的窝,我第二天就早早地在这日母鸡跳出来的地方守候,如果第一天我没有收获,我会继续守候,直到发现一窝的鸡蛋,我会用篮子捡了回去,想姐姐炫耀我的战绩……

此时童年的记忆,全部随着沈阳有些冷冽的寒风唤起,我想起那些我们村子里那些许多呼唤父母儿孙回家吃饭的声音,那时我是多么地渴望我能够在村头呼唤我的父母,还有能够听到妈妈呼唤我回家吃饭的声音,可是没有,我和姐姐只是孤零零的互相守候,那时候我倔强着不去羡慕任何一个村头的人,但凡有人问我想爸爸妈妈不,我都以微笑相对。

炕头鼓鼓的毛巾里还会包着

您意想不到的责怪和惊喜

那是唯一个我记事的念头,父母还没有北上沈阳,妈妈有时候会在灶上煮一个热乎乎的鸡蛋,等我中午放学的时候,能解馋……有一回我也偷偷的给妈妈煮了一个这样的鸡蛋,我听着她嘴里的责怪,却看见她眼里闪耀出来的惊喜,然后逼着我把鸡蛋吃进肚里。

我不懂事的嘴巴曾经的馋

至今仍咀嚼着悔可怜的爸呀

要是您老还活着吃的喝的抽的

还有这么多年积攒下的话

都会有儿都会一古脑儿的说出

我不知道诗人写的是否是80年代的事情,让我回忆起的却是那些远离我多年的九十年代的事情,我再很多的文学作品里都能读到作者对当年清贫时代的描述和回忆,却没有一个让我这样刻骨铭心,我觉得这些事情离我是那么近,那些六七十年代的贫穷我没有经历,听老人们说过无数回,但都不如我直接经历的影响深刻和体悟透彻。也许真如那世间许多的事情只有通过自身灵与肉的挣扎与疼痛之后,才能深知其苦、其痛、其心酸、其苦辣,诗人的诗让我更明确地清楚我时刻可能要在人群里暴露出来的那些忧郁究竟是怎么地一回事。

附诗歌《要是您老还活着》

——农历10月15父亲生日

刘健鹰

要是您老还活着就是再忙

我也要请假要回家打记事起

这个日子您就没好好过过呢

即便是农闲也是院里院外的忙

手中的活计总也牵着家的老小

您不曾知道蛋糕和蜡烛

会与生日有关会与快乐有关

可是当年妈总想着鸡窝里的蛋

温着呢她就弓着腰细细的摸

小心翼翼的拾起灶上的水开着

我和弟在炕上睡着您从村外的林子

已搂了满满一麻袋的落叶

一声不响的回了进屋才发现

炕头鼓鼓的毛巾里还会包着

您意想不到的责怪和惊喜

只是您啥也舍不得蛋清和蛋黄

仅有的享受和待遇也要认真的分开

我不懂事的嘴巴曾经的馋

至今仍咀嚼着悔可怜的爸呀

要是您老还活着吃的喝的抽的

还有这么多年积攒下的话

都会有儿都会一古脑儿的说出

只是只是你这老爷子不在了

狠心丢下的是袅袅檀香升起的

沉甸甸的我无法穷尽的孤独

(11月17日11时29分于墨竹斋)

 

 

山西有治疗癫痫医院
北京专门治疗癫痫医院